广东资讯>汽车>赌场骰盅-欠你的,都还你,8部三段式电影

赌场骰盅-欠你的,都还你,8部三段式电影

2020-01-11 16:45:53 作者:广东资讯 阅读:3798

赌场骰盅-欠你的,都还你,8部三段式电影

赌场骰盅,今天给大家说一下三段式电影。

先前上映的《再见,在也不见》是三段式电影,每个段落在各自的标题下,独立成篇;改档的《路边野餐》,也介绍自己是三段式结构,构建了过去、当下和未来三个叙事时空。

那么问题来了,三段式电影,究竟是何方神圣?

拍电影就像写作文一样,我们最常见的叙事方法,是按照时空顺序、层次递进的线性叙事。这种结构大多是以戏剧冲突,作为推动情节发展的内在动因。故事随着冲突的激化,从发生发展走向高潮,再通过冲突的解决,最后进入尾声,命中主题。

这里你可以脑补任何一部超级英雄片,超级英雄与大反派的冲突,就是推动电影情节走向的「原力」。

但三段式电影,将这种线性的叙事结构打破。故事照样讲,主题照常升起,不同的是,线性叙事下本应浑然一体的电影,被故意切分为彼此独立又相互勾芡的段落,而每一个段落,都从不同的出发点阐释了影片的主题。这一点很像音乐上的三重奏,不同的乐器,用各自独特的声音,奏响主旋律。

道理听的多了,没有栗子就太没诚意了不是?影史上三段式电影何其多,闲话不表,以下推荐的一些典型的三段式电影,希望你恰好喜欢。

1、告别 |《城南旧事》

「我分不清海和天,就像分不清好人和坏人」

说到《城南旧事》这部电影,不知道算不算暴露年龄。英子的大眼睛充满好奇,无论什么时候重看,都会被她内心散发的纯真打动。电影正是透过她的一双眼睛,看遍三十年代北平的市井人情。

《城南旧事》之「惠安馆」

《城南旧事》之「我们看海去」

《城南旧事》之「爸爸的花落了」

第一个故事「惠安馆」,英子帮助疯女人秀珍,与英子的玩伴妞儿母女相认。

第二个故事「我们看海去」,英子意外结识小偷并成为朋友,然而无意说漏嘴,招来了警察。

第三个故事「爸爸的花落了」,管家回乡,父亲病逝,英子的童年,在兵荒马乱的时代落幕。

《城南旧事》的作者林海音,幼年随家人迁居北平,成年后回到台湾。一个是完整的童年回忆,一个是身份上的祖籍,不管由哪处到哪处,都意味着既是回归也是告别。在《城南旧事》的三个故事中,「告别」是每个人都绕不开的结局,我们不知道在年少的海音心中,是否成长就意味着告别,但贯穿《城南旧事》始终的一曲《送别》,给本片作出了最好的注解。

2、失落 |《最好的时光》

「人在无限大的土地之上,一种幸福无所事事的冒险旅行」

侯孝贤导演的《最好的时光》,在2005年的戛纳电影节,杀入主竞赛单元,不久前北京电影节的重映,几个场次也是一票难求。

关于「最好的时光」,侯孝贤导演自己的解释是:「生命中许多吉光片羽,无从名之,难以归类,也构成不了什么重要意义,但它们就是在我心中萦绕不去。譬如年轻时候我爱敲杆,撞球间里老放着歌smoke gets in your eyes。如今我已快六十岁,这些东西在那里太久了,变成像是我欠的,必须偿还,于是我只有把它们拍出来。我称它们是,最好的时光」。

《最好的时光》之「恋爱梦」

《最好的时光》之「自由梦」

《最好的时光》之「青春梦」

第一个故事「恋爱梦」,1966年,军中少年与撞球间的计分小姐秀美念念不忘。

第二个故事「自由梦」,1911年,进步学士与艺馆红伶两心相悦。

第三个故事「青春梦」,2005年,多病歌手与摄影师情感炽烈。

作家唐诺曾这样定义:「所谓最好的时光,指着一种不再回返的幸福之感,不是因为它美好无匹从而我们眷恋不已,而是倒过来,正因为它永恒失落了,我们于是只能用怀念来召唤它,它也因此才成为美好无匹」。《最好的时光》之于60岁的侯导,是对往昔人生的回望;之于我们普罗大众,则成了一面精致的镜子,折射出各自心中那些失落的美好。

3、距离 |《秒速五厘米》

「樱花瓣落下的速度,每秒钟五厘米」

新海诚就像动画界的王家卫,他惯常运用以几近真实的唯美画面,重现生活中的场景与片段,即使再激烈的情感对撞,透过这面似真似幻的滤镜,都会呈现出一种更温柔而绵远的调性。

新海诚的影片中,时常会蹦出几段惹人共鸣的情感金句,因此即使他作品寥寥,又以短片居多,仍然有一大票忠实的拥趸。凭借这部《秒五》,连香港歌词作者林若宁都被新海诚圈了粉。

《秒速五厘米》之「樱花抄」

《秒速五厘米》之「宇航员」

《秒速五厘米》之「秒速五厘米」

第一个故事「樱花抄」,13岁的贵树与同班女生明理互生情愫,却因转学难再相见面。

第二个故事「宇航员」,17岁的贵树身边出现了暗恋者花苗,少女心事未被察觉。

第三个故事「秒速五厘米」,26岁的贵树留在东京,在某个熟悉的路口,似与明理擦肩而过。

《秒速五厘米》是一部关于距离的电影,从樱花瓣下落开始,就与树渐行渐远,如同每一个曾经熟识,又渐渐失去联络的友人。林若宁专门根据本片所写的《樱花树下》,便抓住了电影中渺小的每个人,留在大时代里的无奈与遗憾。时光不能倒流,唯有珍重曾经的美好。

4、孤独 |《爱神》

「事隔经年,我将何以贺?以眼泪,以沉默」

《爱神》的英文片名是eros,是希腊神话中持弓箭的厄洛斯,他在罗马神话中的名字丘比特,似乎更家喻户晓。《爱神》三部曲集结了王家卫、安东尼奥尼与索德伯格三位影坛圣手,以各自的方式阐述情欲与爱恋的盘根错节。

《爱神》之「手」

《爱神》之「平衡」

爱神《之》「危险临界点」

第一个故事「手」,讲述意外相识的小裁缝与交际花,数年间的爱与欲交织的复杂情感。

第二个故事「平衡」,讲述纽约广告人,备受春梦困扰,求助于心理医生,试图自我剖白。

第三个故事「危险临界点」,讲述进入婚姻瓶颈期的男子,在冷淡的妻子与性感陌生少女之间的徘徊纠结。

让三位擅长以爱欲纠缠虐遍世人的导演,用浓缩的40分钟,构建相对完整的独立故事,并且能够在立意上勾连另外的篇章,并非易事。爱欲的主题太大,三位导演也足够取巧,分别以情欲漩涡中双方的态度与地位、精神世界与现实的映射、以及理智与情感的角力,作为切入点,并不约而同的降落在人类灵魂的荒芜。纵然风月无边,内心的孤独也永恒无解。

5、执着 |《玩偶》

「握得越紧越是徒然」

提到北野武的名字,总是和黑帮、犯罪联系在一起。《玩偶》这部电影,虽然几乎没有暴力的镜头,甚至经由山本耀司加持,还呈现出一种另类的华丽美感,但北野武却给予影片中三段爱情故事,最简单粗暴的解构。

《玩偶》之「燃烧的红叶」

《玩偶》之「静寂的雪山」

《玩偶》之「夏日的碧海」

第一个故事「燃烧的红叶」,遭遇男友背叛的女孩自杀未遂,男友幡然悔悟,与女孩一同浪迹天涯。

第二个故事「静寂的雪山」,黑帮大哥故地重游,旧情人不忘昔日约定,等待他如期到来。

第三个故事「夏日的碧海」,当红的女歌手不幸毁容,忠实歌迷自毁双目,永远陪伴偶像。

《玩偶》的节奏很慢,有观众开玩笑说,即使两倍速播放也不会影响剧情,但速度加快,会把个中人物的情绪张力蚕食殆尽。贯穿三个故事始终的主题是执着,佛法上将「我执」看作是痛苦的根源,执迷不悟,困在自己的小世界。片名中的「玩偶」二字,也颇值得玩味,在情感关系中,看似被动的人,究竟是成为了玩偶,还是把别人变成了玩偶?

6、回归 |《漂浪青春》

「为什么爱情一定是男生跟女生?」

台湾导演周美玲的作品,常常以女性视角作为切入点,关照同志群体。她曾表示希望根据彩虹的色谱,创作出“六色彩虹同志影像”系列,《漂浪青春》正是她叙事与美学特色的集大成者,三个打乱时间线的故事,拼接出几位主人公互相交织的经历,与对彼此影响。

《漂浪青春》之「妹狗」

《漂浪青春》之「水莲」

《漂浪青春》之「竹篙」

第一个故事「妹狗」,妹狗因眼盲的姐姐,备受潇洒的风琴手竹篙照顾,而暗中吃醋。

第二个故事「水莲」,两对同性恋人假装结婚,女子水莲在伴侣去世后罹患痴呆,误将名义上的丈夫认作恋人。

第三个故事「竹篙」,少女竹篙,偶遇性感歌手水莲,随着交往加深,竹篙也接受自己的喜欢女孩的事实。

周美玲不局限于对同志群体生活与情感的表现,而是拓宽格局,从一个少数群体出发,归结社会与时代的大格局,对个体产生的影响。《漂浪青春》讲同性情感,最终回归生活的悲欢离合,不管同性或异性伴侣,都无法回避的生老病死。无差别对待,是为真正的平等。

7、解脱 |《时时刻刻》

「直面人生,了解它的真谛,爱它的本质,然后,放弃它」

三段式电影之所以有趣,原因之一在于异曲同工,换句话说,几个殊途同归的故事,更容易唤起观众的同理心,达到共情的效果。电影《时时刻刻》中,共情的特效达到了最大化,一本小说,串起不同时空三位女性的生活遭际。

《时时刻刻》之伍尔夫

《时时刻刻》之劳拉·布朗

《时时刻刻》之克拉丽萨·沃甘

第一个故事,《达洛维夫人》的作者弗吉妮娅·伍尔芙,深陷心魔折磨。

第二个故事,《达洛维夫人》令读者劳拉·布朗,开始抗拒一成不变的生活。

第三个故事,过着达洛维夫人式生活的编辑克拉丽萨·沃甘,朋友的离世带给她难以平复的伤痛。

《达洛维夫人》代表了一种安逸而缺乏变化的生活常态,之于那些对生活抱有热情的人而言,是无形的网,无法冲破。三个故事中的人物,不约而同的试图选择了极端的方式,逃离一成不变的生活,有人成功了,有人则没有。一唱三叹的复调式表现手法,不断强化平淡生活给予故事主人公的压迫与束缚感,在电影的结尾,观众跟随着导演的节奏,也终于懂得了故事主人公的选择,看似逃离,实为解脱。

8、接受 |《孔雀》

「我们每个人都是孔雀,庸俗不堪,却总是自命不凡」

《孔雀》是顾长卫的导演处女作,一扫新世纪初视效大片的浮夸之风,回归第五代导演擅长的伤痕题材,从生长于一个家庭的三位子女,渐行渐远的生活轨迹出发,去反思大时代下小人物的命运沉浮。

《孔雀》之姐姐

《孔雀》之哥哥

《孔雀》之弟弟

第一个故事,姐姐,不甘平庸,却在理想与现实的困境里,不得不听天由命。

第二个故事,哥哥,先天失智,倍受他人欺侮,却在内心经营着自己的小九九。

第三个故事,弟弟,敏感叛逆,试图逃离格格不入的周遭,却在兜兜转转后又回到了原点。

虽然片名是《孔雀》,但直到电影的结尾,孔雀才姗姗来迟。孔雀开屏只是短暂瞬间,像极了姐姐和弟弟所追求的,生活不可名状的仪式感。但刹那的自命不凡之后,等待每个人的都是漫长而细碎的生活琐事,既不能与之抗衡,又无法逃离,即使庸俗,也只能接受。

三段式的电影之所以吸引人,也可以看作是拜仪式感所赐。仪式感本身似乎并不能改变什么,但容易让人产生生活变好了的错觉。因为正是这样一种抽离出线性时空的跳脱,站在更大的格局上,为我们拎清了一点命运潜藏的线索,可能是态度或情感,也可能是殊途同归的选择。就像古人为什么会说「千里共明月」,明月是同一轮,赏月的人便有千千万万。「三」只是冰山一角,其下是千千万万的可能,让我们知道,自己原来不是这蓝色星球上,唯一孤独的存在。

新闻排行

新闻推荐

热门阅读